题图来源:百年招商局

小线说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今天,已经很少有人能想起改革开放初期那些第一批敢于吃螃蟹的急先锋们。他们逐渐苍老的身影,已经如同他们“官”或是“商”的身份一样,逐渐模糊了起来。可我们不应忘记,他们才是创业这个门派真正的祖师爷。

早上在媒体上看到袁庚老先生逝世的消息,沉痛哀悼之余,仿佛一下子被拉回到了(小线其实并没有经历过的)那个摸着石头过河的野蛮生长年代。作为在互联网浪潮中泡大的80、90后一代,如果不是有着一些媒体人忠实而有态度的记录,我们很可能完全不知道,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巨变。而一手缔造这些巨变的前辈们,又经历了什么?

640-46

很多人说今天是创业最好的年代,大家享受着开明的支持政策、逐步完善的风投市场、越来越成熟的用户和渠道……许多当年的思想在今天的我们看来简直天方夜谭。当我们听到袁庚、雷宇、项南等这些前辈们,当年是如何在刚刚从战争、饥荒和极度动荡中走出来的废墟中,开疆辟土,从0到1,把商品经济、契约精神等商业理念在中国推广,我们仿佛听着另一个世界的故事80年代初第一批下海的小商贩们在试探与灰色中完成了中国民营经济的原始积累,他们是那个年代的创业先锋,是创业这个词最真实的体现。

招商局诞生于1872年,他的创办者是晚清名臣李鸿章。然而袁庚之于招商局、之于深圳,几如Jack Welch之于通用电气:中兴之难,不亚于创始。如果不是那句响彻大江南北的“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如果不是袁老手创的“全国第一家企业法人股份制商业银行”招商银行、“新中国第一家由企业发起创办的股份制保险公司”平安保险,今天的领袖秦晓、马明哲、马蔚华们,也许就不会有如此伟大的舞台供他们施展才华。

640-47

袁老是幸运的,在有生之年看到了深圳从当年的小渔村成为经济引擎、开放之都、创业之城,并诞生了腾讯、大疆这样的创新巨头,也在去年年末看到了蛇口工业区吸收招商地产实现了整体上市。招商局给他的官方身份是“招商局集团原常务副董事长、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和招商银行、平安保险等企业创始人、百年招商局第二次辉煌的主要缔造者、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探索者袁庚同志”。这个头衔的分量,当得起他在特区近20年的辛苦耕耘。

640-48

正如《界面》所说,“1月31日,这位中国改革开放先驱自己的故事已经结束,而中国改革的大故事还远未结束,接下来的故事需要后人接续了。”


Linear Path

Nonlinear Growth

本文多处参考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星球大战>里的光剑,和激光完全没关系!》,在此致谢原作者

“This is the weapon of a Jedi Knight. Not as clumsy or as random as a blaster. An elegant weapon… for a more civilized age.

——Obi-Wan Kenobi, Star Wars Episode IV: A New Hope

小线说

不想看科普的朋友可以直接跳到最后结论

640-41

随着纵横地球四十多年的星战系列的最新一部《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在北美开挂连破各种记录,横扫8.8亿美金票房封顶北美历史最高,在全球的票房也达到18.71亿美金,我国似乎也掀起了一股全民参与的星战热。小线君前几日参加某智能产业论坛,一些“没看过一部星战”的专家学者表达了困扰在他们心中许久的疑团:“星战里面的科技都发达成那样了,各种宇宙飞船高科技武器动辄毁灭一个星球,大家干嘛还拿把破光剑砍来砍去?”

嗯,那我们今天就来聊聊光剑:光剑 (lightsaber),有时又被称为laser sword, 是一种绝地武士和西斯使用的武器。它的剑刃由等离子体(plasma)构成,由Kyber水晶驱动并由金属手柄中散发出来。这种武器需要技巧和训练,并且如果和原力结合起来使用的话,其威力将大大增强。虽然西斯也能使用光剑,但银河中很多人相信,光剑就是绝地的代名词。

640-42

小线最爱的尤达大师

剑身到底是什么?

等离子体(plasma)也被翻译为电浆,被称为固、液、气以外的物质第四态。当物质被加热到足够温度、或受其他因素影响,原子中带负电的电子脱离了原子核的束缚,就可能形成失去电子的正离子、附着电子的负离子和带负电的自由电子,也就是发生了电离;电离后正负离子混合、无规运动并碰撞,就被称为等离子体;等离子体仍然是电中性的。在宇宙空间中,处处存在着大量的等离子体。

640-43

什么是等离子态

为什么剑身能维持形状?

光剑由剑柄和剑身组成,剑身是由一团等离子体被很强的磁场束缚成的剑的形状,从剑柄释放出的能量能折回剑柄。为什么可以用磁场为等离子体“塑形”呢?由于等离子由不断运动的、带电荷的离子和电子组成,带电粒子在磁场中运动时,如果不是平行运动,会由于电磁相互作用而受到改变运动方向的洛伦兹力,如果没有其他力的作用,会形成不断旋转的螺旋线运动,在很强的磁场内,就会将带电粒子约束在一定范围内。另一方面,由于相似的原理,如果一团等离子体有很强的运动,如果没有外力因素,其中的磁场也没有办法离开等离子体(否则会因为电磁作用产生极大的电流并产生阻碍运动的力),这样就称为磁冻结。

640-44
光剑在星战系列中无处不在

为什么光剑能伸能缩?

光剑只有在剑刃切穿物体的时候才会消耗能量,是无坚不摧的“热”刃;没有接触物体时不会释放热量,所以平时是一把“冷”剑。空间当中的等离子体确实有“冷”有“热”。等离子体是由离子和电子组成的,它们的速度决定了等离子体的温度,分为高温等离子体和低温等离子体。同时,等离子体的离子和电子的质量相差上千倍,有时离子和电子可以有不同的速度,也就有不同的温度,如果它们温度相同称为热等离子体,否则称为冷等离子体。

0-3

嗯,能伸能缩(∩_∩)

光剑真的无坚不摧吗?

光剑几乎是无坚不摧——除了另一把光剑(事实上另一些能量传到材料如electrostaff和原力觉醒中第一次出现的Z6权杖能够在防御时抵挡光剑)。原因是等离子体与磁会发生重联。如前所述,如果磁场方向相反,磁冻结的等离子体不能横越磁力线。我们将磁场假想为一条条磁力线,方向相反的两条磁力线都从中断开,交叉重新连接——其实是磁场这种空间中的场的重构——这样就能实现等离子体的交换,也就是发生了磁重联。所以光剑无法砍断彼此很可能是由于等离子体不能横越彼此的磁力线。

0-4

星战是战争更是艺术

光剑为什么会呈现五颜六色?

(哈哈,当然是为了拍电影好看!)当然,官方给的解释是:光剑的核心元件是其中的Kyber水晶,这是一种天然的矿物,剑刃的颜色基本由水晶的特性决定。绝地武士都使用天然的水晶,有绿色、蓝色、黄色等颜色,也有少量天然的红色。我们看到电影里邪恶的西斯武士使用的光剑都是红色,因为他们会对水晶进行加工,比如多块水晶熔合而成,加工中注入黑暗原力,最后水晶会发出红色的光。而真实当中等离子体的颜色,是等离子体中处于激发态的分子或原子的电子跃迁时发出特定波长的光决定的。

为什么要用光剑,不用高科技?

说了这么久,仿佛还是没有回答开头提到的问题?如果你认真读到了这里,你应该明白光剑的力量有多强。不要以为宇宙飞船、等离子炮可以随意秒杀手持光剑的绝地武士——光剑的高阶使用者甚至能吸收原力闪电!所以你才会看到光剑砍杀爆能枪士兵们简直砍瓜切菜(绝地武士挥剑速度或原力预感形成的反应速度远远大于爆能枪发射速度)。毕竟星球大战的设定中没有Marvel里那么变态的各类宇宙神明……

但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整个星战的世界观都是围绕着原力展开,原力就如同中国文化中的“道”那样无色无形却又无所不包,无所不在。只有光剑能和原力很好的结合在一起,成为原力在客观世界中唯一的实体投射。再华丽的高科技武器,都不如古朴典雅的光剑更有贵族气质。对的,主要看气质。

(当然,要是你还是不理解的话,你还可以认为这是由于卢卡斯是黑泽明的粉丝,所以老爱在电影里用花花绿绿武士刀。)


Linear Path

Nonlinear Growth

从他在MIT的个人网站上(请点击本文下方阅读原文),我们仿佛依然可以看到一位热爱科学、为人师表的慈祥老教授和学生们讨论着AI的发展方向。Marvin Minsky是一位传奇的认知学家,他被誉为“人工智能之父”,同时也是框架理论的创立者。他在人工智能、认知心理学、数学、计算语言学、机器人和视觉技术领域有着卓越的贡献。近几年来他正在主导的研究是对机器植入人类的常识逻辑的能力。他对人类认知结构和运行的主要概念反应在他的两本书里:The Emotion Machine  和 The Society of Mind其中后者也是他在MIT教授的课程名称。

这位与他的同事John McCarthy一起创造了“Artificial Intelligence”这个词并一生执着地热爱着AI的科学家,于上周日在波士顿与世长辞,享年88岁。这个噩耗由MIT Media Lab的创立者Nicholas Negroponte通过Email向他的同事们宣布:

With great great sadness, I have to report that Marvin Minsky died last night. The world has lost one of its greatest minds in science. As a founding faculty member of the Media Lab he brought equal measures of humour and deep thinking, always seeing the world differently. He taught us that the difficult is often easy, but the easy can be really hard.

Nicholas Negroponte在邮件中写道:怀着巨大的伤痛,我不得不报告,Marvin Minsky教授昨天晚上去世了。我们失去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大脑之一。作为MIT Media Lab的创始成员,他将幽默和深度的思考结合在一起,对世界永远有独到看法。他教给我们,困难通常很简单,但是简单可能会非常艰难

早在1956年,当计算机这个概念仅仅诞生了数十年时,Minsky在达特茅斯参加了一个为期2个月的专题研讨会,这次会议被认为是人工智能诞生的标志性事件。在那之后,他投身到了会议著作的撰写,包括以上提及的两本著作,以及 Perceptrons —— 如果你想理解如何创造机器智能的挑战,这三本书在当代依然是必读书目。

纽约时报对Minsky的逝世进行了第一时间的报道,并且详细描述了他的生平以及对科学所作出的贡献。作为AI领域的泰山北斗,Minsky教授与其他在这个领域的先驱们一样,对AI的态度非常乐观。以下摘自维基百科中文:

第一代AI研究者们曾作出了如下预言:

  • 1958年,H. A. Simon,Allen Newell:“十年之内,数字计算机将成为国际象棋世界冠军。” “十年之内,数字计算机将发现并证明一个重要的数学定理。”

  • 1965年,H. A. Simon:“二十年内,机器将能完成人能做到的一切工作。”

  • 1967年,Marvin Minsky:“一代之内……创造‘人工智能’的问题将获得实质上的解决。”

  • 1970年,Marvin Minsky:“在三到八年的时间里我们将得到一台具有人类平均智能的机器。”

然而事实往往并不尽如人意。在过去的四十多年中,虽然人工智能的发展经历了两次低谷,但是高速发展的神经网络技术,已经应用到了图像识别、语音识别、行为预测等领域,也有计算机通过了图灵测试。看起来似乎Minsky老爷爷的美好愿望就在不远的将来,也许所谓人工智能的技术奇点真的快要到来了?

0

But!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是,以目前的技术水平,人类还很难让神经网络像人脑一样,通过学到的一些简单规律(宇宙公理)去拟合复杂规律。人脑结构的极端复杂性决定了它能以极小的物理代价去完成推理。

深度学习已经可以很轻松地模拟人脑非逻辑的思维过程,而对于人类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下产生的结果(例如文化、艺术、哲学……甚至是喜怒哀乐等情感表达、自我意识)依然无能为力。事实上,人类本身在研究导致这些结果的人脑层面的逻辑原因上,也勉强刚刚入门。(对,我就是很喜欢你,不知道为了什么!)

所以,大家暂时不用太过害怕科幻作品中“机器通过深度学习计算得出‘消灭人类才能让人类利益最大化’的结论,然后人机大战人类惨败”这种事情,也不用担心“我爱上了一个会哭会笑的女神机器人该怎么办”这样的道德难题——它们离我们还比较遥远。

作为具有Geek基因的VC机构,我们线性资本依然长期关注深度学习、机器学习以及人工智能相关领域。所以,和我们一样同为Minsky老爷爷门徒的你,让我们共同期待一下老爷子眼中的未来吧!


 

线性资本 Linear Venture

www.linear.vc

Linear Path, Nonlinear Growth

1月24日(周日)晚9:30 ,线性资本创始合伙人 王淮 Harry 受邀参加由果壳空间联合「温州信息化群」举办的微信沙龙,与几位受邀嘉宾共同探讨:

投资人是如何做决定的?

对事,选择什么样的项目

对人,看重怎样的团队

先给新朋友们介绍一下小线萌萌哒老板以及各位嘉宾:

640-16

以下是本次分享的记录,have fun!

主持人:

天使投资一词起源于纽约百老汇的演出捐助。一些富人高风险投资了百老汇的演出,来获取回报。

天使投资和金融机构投资不同,因为缺乏风控的手段,所以天使投资承担了更加巨大的风险,天使们各有各的绝招,不同的投资团队会有不同的投资风格。但核心的投资思想基本上会集中在三个方面:看趋势、寻对事,认团队。 

640-17

Harry: 

今天分享的名字叫“我”为什么投资你做“这事”,这是我们线性资本的思考方式,不代表这是正确地唯一的方法。

为什么是投资你,不是投资隔壁老王;为什么是这事,不是其他事?里面涉及到一个团队问题,一个方向问题。 

640-18

Harry:

先介绍一下我们投过的公司们,大概三四十家,因为这个是一年前做的图,所以2015年投的许多都没有放上去。大众点评、百姓网大家比较熟悉,因为我之前做过他们的CEO顾问,也多少参与了一点;在自身领域里有影响力的有:PING++ 是做移动支付的,Rokid做家用机器人的,群核云计算是做家装渲染的,等等。

640-19

Harry:

我们主要是两个合伙人。首先介绍一下自己:07年初加入Facebook,100来号员工,第一个中国籍的研发经理,老实说在大洋彼岸管人不是特别容易,因为我的性格比较放得开。做过前端后端、支付、反欺诈整套架构,做过点评、百姓、CSDN的CEO顾问。写过一本书叫《打造Facebook》,线上线下合计卖了五六万册。张川是京东的VP,电商方面比较资深,麦德龙、沃尔玛早期员工,偏重商业。

640-20640-21

Harry:

为什么是这事儿,不是其他事儿?开始之前兜售一个理念:risk & return ,很多中国投资者在这里认识不够深刻,导致翻船:风险和回报一定成正比,因为每个人都不一定比另外人更聪明。VC一定是要么赌中大头go big,要么go home。不是脑子一热就冲进去做,一定要想到风险和代价,不管是创业和投资。很多人强调情怀,情怀是做好对风险的计算,对产品的认识,对市场的研究和理解之后,才讲情怀。我们很怕只讲情怀的人。

640-22

Harry:

我们先谈谈第一个看好的领域是数据驱动的互联网金融。从风险定价来看,P2P等产品比较不成熟。数据驱动的互金是我们擅长看的,而不是资产驱动。典型的例子是51信用卡管家、卡牛,利用以往产生的数据来进行借贷等金融行为,而不是看你有没有本事获取好的资产。资产驱动今后会越来越难做。如果好的资产一直控制在你手里的话,你会非常重线下,很难通过互联网去规模复制。我们特别感兴趣的是数据驱动。还要强调一下区块链,之前因为比特币被国人疯狂炒作,现在很被多人冷落了。核心机制是去中心化,比如你的余额不需要依赖于中央的服务器(传统银行是这么干的)。但是区块链有安全、效率两个优势,比如之前纳斯达克通过区块链实现股票交易,是非常巨大的创新。

640-23

Harry:

传统O2O过于肤浅,只是导流手段。我们看好深度整合。涉及到原有产业的供应链的电子化,把人为的步骤去掉,比传统O2O深入很多,可能叫互联网+更深刻。投资中经常碰到一些项目的问题是初期做点事情出来,但很容易碰到天花板,原因是地区性、碎片化很严重。巨大金钱的投入会产生巨大的放大效应,例如滴滴、爱屋吉屋等。我们比较怕,目前是不会投的,其实现在很多基金都已经将其从list去掉。

640-24

Harry:

我们的理念是:计算无处不在,一直在线、联网,一直被感知的状态,例如NEST是谷歌花了32亿美金买的温度控制器,实时可被感知。很多人忽略了智能化,我很想改掉叫IoI,internet of intelligence,智联网。不仅在线、感知,还可以帮人做很聪明的决策。如果它学习到了你的习惯,在你鸡蛋快没的时候自动给你下订单了。所以一定要对接服务,不能仅仅是知道。knowing is just step 1, doing is the key。将来有很多硬性的东西出来。我们投过Ayla,认为它是best IoT cloud service provider。

640-25

Harry:

泛智能:基于云技术、大数据,AI,机器人。只有云技术能让大数据存储和处理成为可能。大数据是机器学习的对象。AI出来有两个走向,一个是软件层面,比如BI工具,企业级应用,或者数据技术;二是硬件层面,我们不想用智能硬件这个词,而是相对形象的机器人这个词。我们是对机器人比较泛的理解。我们不投工业级机器人,原因是我们不懂工业,需要大量时间去研究。我们看得比较多的是消费级。我们投过的比如神策数据是为企业提供私有云/公有云的数据服务的;地平线机器人则是为机器人提供芯片的。Rokid像美国的jupo一样,能听懂你说的话,知道你的喜好,而且不断地学习。

640-26

Harry:

垂直社区:我们认为围绕社区起来的垂直社会化网络是有机会的,但我们不会投。平台型的社交已经被占领得差不多了,垂直还有机会。比如特赞是最大的设计师社区,在积累了数据之后为企业提供匹配服务,是相当垂直的。和O2O一样,我们看好的都是深度整合才有机会。最后都是围绕垂直社区内实现交易。社交指点对点的链接,关心人,而社区关心的不是人,是内容、话题。贴吧、知乎是典型的社区。我们认为围绕社区起来的垂直社交是有机会,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下我们投的酷家乐、特赞、拉拉社区LESDO。我们更多的是从技术、匹配这些方面来看待这几家公司。

640-27

企业级应用:

Productiivity 也有对C端的,但是我们认为企业端的意义更大,放到大数据相关领域。

640-28

Harry:

VR/AR: 目前还没投过,但接下去20%的精力和资本都会投入进去。很多做头盔的不靠谱,但一些基础性的公司做细节技术,值得关注。但最先进的技术还是在美国,我们跟Google、Facebook、Magic Leap的人都有非常深入的沟通,也在尝试忽悠一些人回来创业。

640-29

640-30 640-31

Harry:

真实痛点:典型的很多社交网络、纯粹兴趣的社交,我们都认为是为需求;另外举个例子,我们认为轻手环不是真实需求,一旦一提到未来就说以当前做法切入进去,以后再拓展,这个逻辑说明你的原生问题选错了。

640-32

Harry:

只有痛点真实,市场才有可能大

640-33

Harry:

大家都能做的事情,你也能做,但意义就不大了。人才、技术、商业模式都可以有门槛。商业模式门槛比较难。我们最喜欢的是产品或者技术有门槛。绝大多数技术门槛不会超过六个月,除了人工智能、大数据领域。我们认为只有技术创新才有可能在全新的维度促进产品和商业模式的创新。

640-34

Harry:

我们希望至少有一个是很牛的boss,带着几个很能干的大将。我们希望他们做的事情和他们长期积累下来的事情是相关的。最好是在很好的技术公司受过训练。差不多一半的关联度是最佳的,完全一致也不是很好,因为在重复以前的事情,就很少创新。640-35

Harry:

如果没有感觉在燃烧自己的生命,创业是很痛苦的。我们自己做线性资本也是一种创业。640-36

Harry:

团队人品是第一位的,我们不觉得之前骗过人的人会有改进的机会。我们就是那么任性!640-37

Harry:

我们基金的特点是合伙人干一线出来的,在实业中有经验,我们希望我们的经验能给项目带去价值,帮到他们。如果我们给不了什么价值,不如让别人更合适的基金去投。双向选择才是有价值的。

640-38


线性资本 Linear Venture

www.linear.vc

Linear Path, Nonlinear Growth

题图:thegrid

相信昨天许多投资圈、创业圈的朋友们都被上海市科委的一条名为《上海市天使投资风险补偿管理暂行办法》的政策新闻(政策全文请点击文章下方阅读原文)给刷屏了:

第九条  对投资机构投资种子期科技型企业项目所发生的投资损失,可按不超过实际投资损失的60%给予补偿。对投资机构投资初创期科技型企业项目所发生的投资损失,可按不超过实际投资损失的30%给予补偿。

具体来说,就是今年2月1日开始,只要是对上海的种子期(成立时间不超过3年、职工人数不超过50人,且资产总额不超过500万元人民币、年销售额或营业额不超过500万元人民币)或者初创期(职工人数不超过200人,且资产总额不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年销售额或营业额不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的创业企业进行投资,如果发生亏损,将分别获得所实际亏损金额的60%和30%的风险补偿。

看到这个消息,上海的创业者和投资人的第一反应应该都是:0

北京深圳的小伙伴们,你们的内心OS一定是:

640-13

其实大家都明白,正是由于在轰轰烈烈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热潮中,上海确实走在了北京的后面,从某些层面来讲甚至输给了邻近的小兄弟杭州以及南方的深圳。因此上海敢于出台这样的政策,来吸引更多的小伙伴们到上海创(wan)业(shua)。来看一组来自互联网招聘平台拉勾网的数据:

640-14

虽然从职位分布上来看,上海处于仅次于北京的老二位置,可谁都知道要搞互联网还是要去北京,最主要的原因是明显的人才集聚效应和政策优势。对于北京和上海的创业氛围到底哪个更好,这个话题早已在圈内被讨论了无数次。小线君也来聊聊我们的看法:

作为中国最大的两个超级大都市,北京和上海有着基因上的天然差异。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的文化教育中心。从进京赶考的寒门学子开始,全国优秀人才的追求,只是从做一名京官儿,变成了做一只独角兽。许多在北京的创业者,都有着“天之大任,舍我其谁”的情怀

而上海百年历史,从法租界到浦东金融城,处处闪烁着西方文化的身影,尤其是对所谓“契约精神”的重视。在这里发家的中国人,也基本都是精明强干、工于计算的江浙商人。许多人步履维艰、蹒跚坎坷地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他们异常地珍惜手上的每一分钱,也不愿意将钱投入到自己玩不转的、孩子们手中那块小板砖上去。

不过上海并不是拒绝创新的传统之地。相对于北京万人空巷去喝创业咖(pao)啡(mo)的盛况,上海人的创新和他们的生意一样,细致地去算每一笔账,谨慎地去做任何一个迭代,对一个很小的改变也会小心翼翼。比起天花乱坠、不切实际的商业模式,上海人更注重运营数据以及每一笔实际的现金流。对于豪爽的北方人来讲,这是过家家一样的小气、没格局;而对于同样精明的投资人来讲,也许这是件不错的事。

中国引入VC这个概念已经近20年,“天使投资”的概念也已经渐渐被普罗大众所理解和接受。追求稳定的上海人似乎已经做好准备迎接更大规模、更深层次的创新。作为根植于上海、关注中国、美国和东南亚的早期投资机构,我们线性资本相信,未来会有更多更多利好政策出台来鼓励全国的优秀人才(虽然我们非常不希望用上这个政策),通过科技的力量来改变人们的生活。


 

线性资本 Linear Venture

www.linear.vc

Linear Path, Nonlinear Grow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