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线说

据新华社4月15日报道,经李克强总理签批,国务院印发了《上海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 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方案》—— 上海正在成为一座越来越 tech-friendly的城市。

我们在上海,你来不来?

4月15日,经李克强总理签批,国务院日前印发《上海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 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全文请猛戳文末阅读原文)。

整个《方案》通篇研读下来,发现国家对上海的科技创业者真是越来越好了。作为base在上海的应用性数据智能基金 (Applied-Data-Intelligence),线性资本重点覆盖的泛智能、金融科技和VR/AR三大领域,全部在《方案》的射程之内

640-57

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方案》提出了分阶段的改革发展目标:到2020年,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基本框架体系到2030年,着力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功能

一张图看懂上海科创中心方案

640-58

毋庸置疑,《方案》的总体目标是:把上海建设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

在这之前,在中国提起创业之城,大家似乎首先会想到地处顶尖人才中心以及拥有天然地缘优势的北京、拥有阿里系的创业大市杭州或者拥有腾讯的对外开放之都深圳。

上海这座百年历史的现代金融之都,在创业这件事上似乎并没有太大的热情。然而事情正在逐渐出现转机。随着更多更强力的扶持政策的出台,上海正在慢慢成为更具竞争力的创业中心,尤其在科技创新领域。

关键共性技术研发和转化平台

为了迎接更多的黑科技落地,《方案》中还明确提出了要建设关键共性技术研发和转化平台和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平台,并重点提出了信息技术、生命科学、高端装备等领域的先行布局。

《方案》提到:“在信息技术领域,提升上海集成电路研发中心能级,打造我国技术最先进、辐射能力最强的世界级集成电路共性技术平台,为自主芯片制造提供技术支撑,为国产设备及材料提供验证环境。”

640-59

如果你认为集成电路与芯片技术早已不是什么新生事物,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狂拽酷炫,你很可能会错失整个产业升级过程中相当大一部分的红利。人工智能、无人驾驶、辅助诊断、精准医疗、VR/AR(虚拟/增强现实技术)、人脸识别、机器人等等听名字就让人亢奋的高科技,其产业基础将离不开built-in的芯片。

对上海来说,在打造了我国技术最先进、辐射能力最强的“世界级集成电路共性技术平台”之后,发展专门用于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的自主芯片(我真的不是故意想到地平线的)将是重点。

更多黑科技有望落地

《方案》也提出了实施引领产业发展的重大战略项目和基础工程,其中包括:

开发中央处理器(CPU)、控制器、图像处理器等高端芯片设计技术。打造面向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应用的物联网试验网。开发云计算关键技术,开发一批有国际影响力的大数据分析软件产品。智能制造领域,开发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产品。

同时,在量子通信、拟态安全、脑科学及人工智能、干细胞与再生医学、国际人类表型组、材料基因组、高端材料、深海科学等方向布局一批重大科学基础工程。

640-60

怎么样,听了这么一大堆不明觉厉的黑科技名词,是不是觉得上海的黑科技之心路人皆知了?对创业者们来说,上海正在成为一个非常tech-friendly的城市!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支持创新

知识产权的保护一直是制约国内许多创新企业发展的掣肘。缺乏一套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对国内科技创新领域的发展产生了较大的阻碍。

去年12月,上海市市长杨雄在“上海知识产权国际论坛”上致辞时说:“知识产权是面向未来发展的战略性资源……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当前,上海正在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必须加大知识产权运用和保护力度,让各类人才的创新智慧得到充分发挥。”

嗯,看来科技创业的好时代正在到来。国务院、市政府都已经马力全开了,上海的创业者们,还不赶紧燥起来!

640-61

关注线性资本公众号,我们带你一起燥

小线说

许多人对Facebook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老外最爱用的社交网站上。什么,他们还开发了自己的移动社交软件?小线菌今天带大家来看看早已轰炸国外媒体了的F8大会,领略一下“最会跪舔的大佬”小扎到底在整些什么鬼?

 

开场

一个没有个性的开场就不是小扎了。这不,上来就取笑某共和党候选人(川普你还好吗?)企图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建造城墙的立场:

我听到一些烦人的声音说要建造城墙来分离不同标签的人群,来禁止言论自由、减缓移民、降低贸易,甚至在某些特例中掐断人们与互联网的连接。

640-48

小扎表示这真是个可怕的心态啊!路漫漫其修远兮,在Facebook未来十年“连接全世界”的计划里,必须要与这种心态作斗争。

除了调侃一下总统候选人,小扎当然也没忘记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选择希望而不是恐惧,这需要勇气。人们会笑你太傻太天真,但正是这希望和乐观,构成了人类每一次进步的基石。

好,接下来进入正题:

发布Chatbot,取代呼叫中心

第一个就是超级重磅消息:机器人时代到来了。

640-2

就在上周,Facebook的移动端社交软件Messenger达到了9亿用户,每天累计发送600亿条消息,这个数字是传统SMS的三倍。而今天,Facebook就发布了一个名为Chatbot(聊天机器人)的平台,它所开放的API能让商家提供自动客户服务,电商的索引、内容和交互体验。640-49

Facebook相信,加入了Chatbot的Messenger将变成一个商家与他们的客户互动的主要渠道。它拥有的一整套人工智能和真人介入的体系,使它将代替800电话,成为商业、客服甚至可能是媒体的一个主要的新渠道。

 0-4

在F8现场,小扎就向大家展示了CNN的Chatbot为用户推送个性化定制的新闻,以及用户通过1-800-FLOWERS的Chatbot订鲜花的过程。

虽然最近Telegram和Kik上已经都有了各自的Chatbot,但Facebook Messenger高达9亿的用户量,让其他公司的Chatbot黯然失色。The Verge预测,对开发者来讲,此次Chatbot平台的发布,可能会成为继苹果发布App Store后最大的淘金潮。

640-50

我们认为人们联系一个商家应该像联系一个朋友那么简单。

发布“Surround 360”开源VR摄像机

我们已经知道Facebook在和Oculus一起开发360°全景的虚拟现实(VR)视频内容,但现在Facebook从零开始研发了他们自己的VR摄像机,并且宣布其硬件设计和视频拼接算法将在今年夏天晚些时候在Github上开源,以便于大家在它上面开发。

640-51

嗯……这台相机看上去有点像一根杆子顶着一架UFO。它的周身装载有17部超高清摄像机,包括14 颗广角摄像头,顶部的鱼眼摄像头,以及机身底部的两颗摄像头,这让它能捕捉360°画面时不会排到自己的杆子。

此外它还配有基于网络的后期处理软件,可以捕捉360度范围内的图像并能将每个摄像头所拍摄的画面合成为4K、6K或8K的全景画面,所以用它拍摄的视频不需要任何后期处理。

640-52

OMG……这么酷的东西的价格是多少?所有零部件加在一起差不多3万美元,哈哈。

将重点投入VR/AR

一手引爆了全球的VR狂潮后,小扎今天又来推销他家的VR产品了。他宣布:所有现场参与F8大会的观众都将免费获得三星Gear VR的虚拟现实眼镜以及一台三星手机。

640-53

除了大力唱多VR以外,小扎还表示Facebook正在投入AR(增强现实),AR眼镜是”what we’re trying to get to”,小扎你还真是什么都不放过呀!

尽管看起来还比较遥远,但他认为未来VR和AR将逐渐融合,并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而现在看起来跟摩托车头盔一样笨重的头显设备,未来将变成轻薄的一小片,就如现在的普通眼镜一样。

虚拟现实有潜力成为最大的社交平台。

手机号即可在第三方App注册

这次F8大会,Facebook还推出了面向开发者的全新工具Account Kit,在这套工具的帮助下,用户以后注册应用时只需提供邮箱或手机号码即可,而无需填入用户名和密码。

640-54

作为Facebook现有登陆系统的一个延伸,Account Kit的目标即是帮助那些希望能够简化用户注册的应用开发者。

同时,Facebook还支持直接引用网站或移动端的信息,或截屏,用户可以非常方便地分享。

开放视频直播API

在社交网络上推出流媒体直播仅仅一周后,Facebook已经准备好看看开发者们能用这个新功能做些什么了。它的全新Live API可以让第三方将Facebook的流媒体直播整合进自己的App里面,并且Facebook还宣布了首批合作伙伴——Livestream(Mevo相机的制造方)、BuzzFeed,Vidpresso和大疆。

0-5

小扎还任性地在现场玩起了大疆,并表示这将在Facebook上直播这次为期两天的F8大会。

我们正站在视频直播的黄金时代的起点上。

还有星辰大海……

除了带领Facebook这个巨头在科技舞台大展身手,小扎还有着自己的私活。霍金前不久新开了微博,立马发了一条:

我在纽约向中国的各位问好!在纽约城的一号楼观景台,我和尤里·米尔纳启动了“突破摄星”计划 (Breakthrough Starshot),马克·扎克伯格也加入了该计划的董事会,为“突破摄星”助一臂之力。

好吧,看来小扎要去探索太空了,人类已经跟不上他了……😃

小线说

没错,帮portfolio公司背书是一家优秀的VC义不容辞的责任。

可今天我们和你聊Rokid,真的只是因为,你我都对未来怀揣的美丽梦想。

 

1小时后

全球首批Rokid正式天猫开卖

没错

宇宙中已经很难订到Rokid了

我们却为你准备了一台

在4月12日早上10点前

转发本文并截屏发到线性资本公众号后台

我们将随机抽取一位读者

送给你这台

融合了最强科技的艺术品。

Harry第一次与Misa的见面,是通过原91无线的CEO胡泽民。

2年前的某一天,胡core(现在他是另一家早期基金魔量资本的创始人,也是我们的兄弟基金)突然打了个电话给线性资本的合伙人Hary,说有个很牛的阿里高管正要出来创业,你一定要认识一下。作为在硅谷打拼过多年的工程师,笃信极客文化的Harry对像Misa这种做过很牛的事情、又在大公司里做过高管的技术牛人非常感兴趣——硅谷人喜欢说的“酷”,大概就是专指这类人

640-43

线性资本有一套自己的科学严谨的投资逻辑,并且在作投资决策前会非常深入地去了解创业者,慎重地考虑每一种情况与风险。但是在我们参与的几十个案子中,Rokid属于仅有的两家在我们谈了差不多一小时后就决定非参与不可的项目(另一家择日再谈)。Misa满怀激情地表达了他对机器人的看法和他们正在做的东西,我们非常认可他的这种激情,而他在阿里的工作经验为他对未来的理念做了最好的支撑。

气质相似的人往往能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发现对方,不是吗?

“其实我们当时也没太弄明白最终的产品形态,”Harry回忆起第一次和Misa见面的场景:“一开始我感觉像是个智能灯,后来又感觉像是个智能音箱……” 

好吧,不管是智能灯还是智能音箱,这都是个估值非常贵的玩意儿。但有一点他们一致高度认同,就是如果在这个“灯”或者“音箱”上加入人工智能,让这个小家伙提供信息服务(可以理解为Siri的实体化)、O2O服务(打车、电影票、送外卖等)以及线上服务(订机票酒店、电商等),这会是件很酷的事情,而且跟她的主人Misa的气质非常相符

640-44

但要实现以上这些,并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其实难度非常高,要解决很多有挑战的任务,比如输入端如何解决噪声干扰、远场语音识别问题,并且要训练它理解家里不同家人的语言、音调等等。

好在Misa对机器人一直有狂热的痴迷,这从他的微信签名“一颗低调内向腼腆传统保守无缝的蛋”中可以窥见一二。他是那种难得能给人很强悍的技术极客感觉的人,而这很像Harry在硅谷碰到的那些好玩的天才。而在阿里这家成熟的互联网巨头中,这种对技术的极度痴迷和我行我素的行事风格尤其难得。

0-2

之后Harry把Misa介绍给了他的合伙人Michael,后者当即决定赶赴杭州与Misa见面。当时的Misa戴了一副眼镜,头发长长的,个子小小的,第一感觉跟Michael心中的科学家形象还是有点差别。那时Misa其实也没对要做的东西想得太清楚,然而Michael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Misa讲起Rokid时两眼发光的兴奋,那时的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偏执狂,会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去拼命

0-3

第二次见面Misa已经拿出挺多草稿,其中非常强的创意更加让本身就喜欢音乐硬件的Michael爱不释手;而那次也见到了Misa的其他几位联合创始人,Michael感到这是个很有想法改变世界、做点与众不同的事情的团队。因为曾经在天猫做高管的经历,Michael对阿里出来的团队,更有着天然的亲近感和认可度。现在看起来,尤其是收到Rokid产品的那一刹那,线性资本的两位合伙人都觉得,这真是一个用心良苦的团队花尽心思打磨出来的、将文艺与科技完美融合的艺术品。

事实证明了我们的眼光:在打磨Rokid的几年里,经历了无数次的选材,无数次的打样,终于让Rokid呈现出几近美玉的温润光滑。没有Misa和他的团队对体验极致的追求,这很难做到。

640-45

Rokid做了许多突破极致的设计,而这一切的目的,都是希望这个小家伙能为现代人的家庭重新带去“温度”。Rokid不替代任何一种智能设备,却能统领家中的所有智能设备,赋予家“灵魂”。

她希望做人们家里的管家,慢慢接管一些琐碎的工作。你只需要动动嘴,就可以控制一切,音乐、灯光、甚至扫地机器人。而深度学习赋予了Rokid的学习能力,将让她与用户心灵相通——甚至比你更懂你自己。放音乐、查天气、日常对话、帮你提前热好洗澡水、代接电话,甚至做你的健身教练,她会成为你的家人。

640-46

作为早已凭才华实现了财务自由的低调大牛,Misa自己对Rokid投了很多钱。这也是线性资本更看好Rokid的原因——当一位不差钱的创业者很拼命地去再次创业时,他的动机就只能是内心的理想,而这理想恰恰是创业成功的重要因素

我们愿意相信,有能力又有才华的Misa和他的团队,会在接下来十来年时间做好一件事,把更完美的Rokid带进人们的生活。

小线说

“和颐”事件发展至今,依然有存在许多疑点。事件发生之前,谁都猜测不到“女子深夜酒店遇袭”这个简单的案情能在网络上引发如此广泛的轩然大波;而同样,谁也无法预料今后这个事件的走向以及如何收场。

今天我们不去作价值评判,仅仅从该事件出发,聊一聊看客与从众心理

 

许多朋友的朋友圈已经被#和颐酒店女生遇袭#这个话题刷了两天的屏。网友@弯弯_2016 在4月5日早上发布微博称,自己在北京望京798和颐酒店深夜遭遇劫持,并得到朝阳警方证实。随后,该话题在网上产生巨大反响。截至今晚九点,该话题的阅读量已达22.2亿次,讨论数239.9万条

这条视频应该是受害女子本人在派出所报案时所录制,视频中至少出现了受害女子、酒店方代表和民警三个人的声音。该监控录像比较完整得记录了事件的发生过程。

网络上早已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论调,有扒出受害女子的媒体人身份怀疑她炒作的、有联系起如家酒店的私有化进程暗示被竞争对手设局的、有猜测该女子是因为被误认为抢了当地涉黄团伙的生意而被侵犯的……

由于只是事件旁观者,没有充分的证据,我们并不对以上论调作任何价值判断。然而在以上视频之中,我们注意到事件过程中除了涉事男女之外,还出现了至少6人,其中一位形似酒店服务生的人在镜头内时间最长。然而全程除了该服务生似乎一直在旁“温和地劝说”之外,其他所有路人都视而不见地绕路而行。

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鲁迅先生在很多文章中都提到的“看客”这个特征鲜明的群体。在鲁迅笔下纷繁的人物世界中,“看客”这个抽象化的形象是极其重要的一部分。鲁迅被收入《呐喊》《彷徨》的25篇小说中几乎三分之二的小说都不同程度地勾勒、描绘了看客形象,其中涉及到的看客人物众多,层次繁杂,组成了一个复杂的看客群体。而大师之所以为大师,便是因为他创造的形象在时隔几十年的今天,依然鲜活地存在在我们的生活中

鲁迅在《示众》中有这样一大段描写看客的文字:

霎时间,也就围满了大半圈的看客……待到增加了秃头的老头子之后,空缺已经不多,而立刻又被一个赤膊的红鼻子大汉填满了.……这胖子过于横阔,占了两个人的地位,所以续到的便只能屈在第二层,从前面的两个脖子中间伸进脑袋去……但不多久,小学生却从巡警的刀旁边钻出来了。他诧异地四顾:外面围着一圈人,上首是穿白背心的,那对面是一个赤膊的胖小孩……

以及《药》中看客们围观、鉴赏夏瑜被杀时情景:

……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

再看看有可能是最出名的“看客”阿Q。他的“精神胜利法”是地位低下的劳苦大众的典型思想。阿Q看到过革命党人被杀,看到过白举人的秘密等。可他之所以充当看客,只是出于“好奇”的“帮闲者”心态,结果却是无奈的任人宰割,从“看客”沦为了“被看”

发现了吗?原来鲁迅爷爷早就对群体性“爱看热闹”、“帮闲”、甚至是“帮凶”的看客心态有如此入木三分的描写。

但其实这种心态并不是我国独有的。

《乌合之众》是一本社会心理学领域中的传世名著,其作者是一百多年前的法国保守派学者勒庞。它非常精辟地描述了群体行为的“集体无意识”。根据勒庞在《乌合之众》中的观点,“群体不善推理,却急于行动”(P4)。而群体推理的特点,是把“彼此不同、只在表面上相似”的事情搅在一起,并且立刻把具体的事情普遍化。此外,在一个群体中的个人,不过是众多沙粒中的一颗,可以被风吹到无论什么地方,个人没有主宰自己的反应行为的能力:

心理群体是一个由异质成分组成的暂时现象,当他们结合在一起时,就像因为结合成一种新的存在而构成一个生命体的细胞一样,会表现出一些特点,它们与单个细胞所具有的特点大不相同。

听起来很熟悉吧?很多人在校园里都有这样的经历:快放学了,整个班级里的学生都在吵吵闹闹地闲聊,突然一下子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误以为老师来了,然后大家发现老师并没有来……然后全班集体爆笑。当每一个学生停止吵闹并静默时,他的心中其实处于一种“集体无意识”的状态。

一起来看一例“乌合之众”在现实世界中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

卢旺达内战,发生于1994年4月7日至1994年6月中旬,是胡图族对图西族及胡图族温和派有组织的种族灭绝大屠杀,共造成80-100万人死亡,死亡人数占当时世界总人口1/5000以上,卢旺达全国1/8的人口消失,另外还有25万至50万卢旺达妇女和女孩遭到强奸。大屠杀得到了卢旺达政府、军队、官员和大量当地媒体的支持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已经没有人关心内战的起因了。据称当时除了胡图族的士兵、民兵直接疯狂的参与到屠戮中以外,大量胡图族的平民也举起了弯刀和削尖的木棒,刺向了平时也许就生活在隔壁村庄的图西族人。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遵纪守法的普通公民。

回到此次“和颐”事件,我们首先联想到的是监控中出现的几位路人事不关己的做了一回“看客”,当了一回集体回避的“乌合之众”。虽然这次比较幸运,没有发生过于血腥的恶性案件,但为什么大家明明看到有人在试图强迫受害女子并施以暴力的时候,会选择不作为呢?

大约30年前,美国的心理学家Bibb Latane经过大量实验后提出一个观点:“当现场有大量其他旁观者在场时,旁观者对紧急情况伸出援手的可能性最低。”原因是:

1. 周围有其他可以帮忙的人,每个人需要承担的责任就少了;

2. 在碰到不确定性很强的事件时,人们很可能呈现出多元无知的从众心理状态;

3. 当人们碰到这种不确定性很强的情况,很自然的会根据周围其他人的行为加以判断。

“和颐”事件发生后,在网络上形成了山呼海啸一般的舆论趋势,几乎所有网民都将矛头指向了疏于管理的酒店方。我们并不想为酒店方辩护或者开脱,然而无可否认的是,这恰恰又形成了一波更大规模的“乌合之众”——这一次,你我都成了这个事件的“看客”,因为我们其实并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和背后的原因,只是单纯凭着一股义愤填膺的激情去苛责责任方。又或者,我们只是看到身边所有人都这么做了,也要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而已。

而这样超高的关注度对事件本身的发展,并不一定是有利的。

无论是生活还是投资中,盲目、冲动的跟风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它会让人失去理智,陷入“集体无意识”的怪圈。生活中的跟风会让我们成为形容冷漠的“看客”和网络暴民;投资上的跟风,则很有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在国内的投资行业,跟风投资的现象其实非常普遍,近的例如前年、去年炒的非常火热的O2O,大批热钱的涌入导致行业过度拥挤,许多企业没有活过所谓“资本寒冬”;再如当年团购刚刚兴起时颇为壮观的“千团大战”,最终只有个位数的赢家生存下来,绝大多数团购网站都成了烈士。说的再远一些,云南普洱茶、长春君子兰都经历过集体跟风的疯狂炒作,最终无一不以泡沫破裂收场。

所以,在身边所有人都在做同一件事情时,保持冷静思考的头脑显得尤为重要和可贵。

最后转几张你很可能看过的图,祝愿大家遭遇紧急情况时都能平安脱险。

ILLUSTRATION BY EMILY FLAKE

小线说

世界上大概没有几家知名投资机构的官网上敢于什么都不放——除了自家机构的大名和一个info联系邮箱。是的,甚至连logo都没有。

低调的投资公司DST掌门人尤里·米尔纳又看上了一家中国公司,这次他把目光放到了人工智能领域。由线性资本最早承诺投资的地平线机器人,成为了这次的幸运儿。尤大师终于选择了和线性资本站在一起。哈哈哈,果然好眼光!

 

谁是尤里·米尔纳?

说起俄罗斯的超级富豪,人们脑海里的第一反应应该是如乌斯马诺夫这种矿业大亨、或者石油巨头。互联网、人工智能、机器人这些名词,似乎和西伯利亚的冷风有着天然的不合。

640-33

DST公司的官网,干净得不能再纯粹……

然而翻开由俄罗斯投资大佬尤里·米尔纳掌舵的DST公司的portfolio,许多大家熟知的大独角兽公司已经不算显眼,排在市值前列的是京东、Twitter、Flipkart、Lending Club、小米、滴滴、新美大、Airbnb和Snapchat这种超级明星项目,以及阿里巴巴和Facebook两家千亿美金级的巨无霸。这些大名鼎鼎的公司,随便投中哪一个都足以成为许多普通VC机构的镇门之宝了。可是他们都在DST门下成了同门师兄弟。

640-34
部分DST投资组合(来自CrunchBase)

据说(因为尤里本人太过低调,大多数信息只靠江湖传闻),尤里的投资风格有三大特色:

  1. 出到比市场更高的高价。
  2. 把决策权全部让给CEO,并且坚决不占董事会席位
  3. 只投独角兽级别的成长期公司。

当然,看似很简单的原则,然而地球上只有一个尤里·米尔纳。

而你如果认为尤里的雷达止于这个星球,你可能会大错特错。这不,就在去年7月,他就投了1亿美金,专门用来资助一个寻找外星人的项目——SETI(搜寻地外文明计划),而这个计划的明星阵容包括:史蒂芬·霍金、Frank Drake(SETI计划创始人)和Geoffrey Marcy(最著名的系外行星发现者)。

640-35

搜寻地外文明计划SETI所在地

笃信人工智能改变世界

虽然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近年来风生水起,也诞生了许多十亿美金、甚至百亿美金以上的优秀公司,但不得不承认是,中国仍然没有摆脱制造业大国的形象,在高科技研发实力上还远远落后于美国、以色列等发达国家。

而尤里·米尔纳这样一位神秘的投资大师,在全球科技创业领域的投资几无败绩,却在布局人工智能领域时选择了一家中国公司。国内从事人工智能方面的创业公司不在少数,地平线机器人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能获得尤大佬的青睐呢?

640-36

人工智能已经成为热门的创业领域

作为最早承诺投资地平线机器人的VC机构,我们认为其创始人/CEO余凯博士是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都为数不多的、“既能research、又会deliver、还懂sales”的德才艺三馨型技术大牛。

中国其实不乏踏踏实实在实验室做研究的人工智能专家,他们的技术实力很棒,然而许多人并没有兴趣或者没有能力走出学院派这个象牙塔,去将自己的技术研究成果真正的走向商用。而作为中组部第九批“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以及斯坦福授课导师的余凯博士不仅有着业界公认的技术实力,他还经常参与各类高端的论坛、讲座等社会活动,向大众deliver人工智能相关概念

余凯博士于2012年从硅谷回国,就立志在中国做世界最好的人工智能,曾经创立和领导了中国第一个深度学习研发机构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以及中国互联网企业第一个自动驾驶项目。

640-37

地平线的征程

他此次的创业项目“地平线机器人”,致力于打造基于深度神经网络的人工智能“大脑”平台 ——包括软件和芯片。公司的愿景是定义“万物智能”,计划花10年时间,让世界上1000种消费电子产品实现“AI Inside”,具有从感知、交互、理解到决策的能力。地平线所做的产品,是人工智能的解决方案,并已经研发出分别面向自动驾驶的“雨果”平台和智能家居的“安徒生”平台,取得了多项世界领先的落地成果。 

作为国内可能最关注泛AI领域的VC机构,线性资本在余凯博士还在犹豫该不该创业的时候,就开始了对他创业想法的推波助澜,并成为了在地平线机器人成立之前,最早承诺投资的机构,并发动众多的顶级机构 —— 晨兴、高瓴、红杉、金沙江、创新工场和真格基金等共同参与了进来。而此次地平线获得尤里·米尔纳的投资,更证明了余凯博士和他的团队在人工智能领域全球性的影响力。

640-38

尤里也表示:“我总是很荣幸能与出色的技术创业公司成为合作伙伴。 人工智能将改变世界,使人类生活更美好。我对于余凯博士和他的地平线团队充满崇敬之意。”

尤里,我们很高兴地告诉你:干得漂亮!